玖柒悦

愿你一生顺遂

一转眼就二零一七了,又下回这个软件,没想到处处是惊喜,那年的我都在干什么呢?已经忘却的记忆居然在这里拾起。意不意外、惊不惊喜?

来自极乐鸟的《暴走邻家》。
真的很可爱的一个漫画,
为梦想努力的你们加油↖(^ω^)↗,我们也是,。

嘛~\(≧▽≦)/~老家院子里的花圃O(∩_∩)O

可爱的包包~\(≧▽≦)/~

说走就走~\(≧▽≦)/~

【评张起灵】《你是我的一场不愿醒来的梦》

我只是心疼了

子木:

新世纪的旧黄昏:



《你是我的一场不愿醒来的梦》




  




  掐指一算,爱上盗笔少说也得三年了,从最初的七星鲁王宫追到如今的沙海与墨脱,跟着许许多多的人看过许多风景——雨林蛇沼、阴山古楼、茫茫长白、戈壁黄沙。




  




  看着当初的天真吴邪小同志变成阴郁神经质的邪帝,看着看破红尘的胖子在广西巴乃守着他的云彩蹉跎生命,看着硬汉潘子唱起那句别回头,看着往昔的机关算尽都随着人们的逝去而葬在黄土之下,然后转头,妄图在这浮躁红尘世间,寻得一双淡然眼瞳。




  




  他是不同的。




  




  开始看第一部《七星鲁王宫》的时候,懵懵懂懂的心里就萌了这么个念头,十分莫名其妙,但却无可置疑,意料之外,但却是情理之内。于是就痴迷了,于是自此后深陷泥沼,难以自拔。




  




  也曾吐槽过:哪见过第二本这样的书?男二号整一本书说的话不满一百字,出场不过几秒钟,不过转个头的功夫,人就消失不见了,于是无聊地翻着书页,看着天真和胖子扶持着走过一路,在最后的终点,瞧见一个淡然的背影。




  




  尚未欣喜,他便又走了。




  心里便又是好一阵子失落,于是便一遍遍地把他出场的那些文字读一遍再读一遍,用灵魂用心去咀嚼一遍,细细地嚼碎了,妄图去寻一丝他的灵魂,但还是看不透。




  




  一直认为,人生所待,不过一个人,一载风雪,一程相伴。




  遇上了,是斩不断的缘分,也是今生难消的业障。




  




  盗笔八部共九本,我们看着吴邪跌跌撞撞地寻找着张起灵,我们也渴望着寻见他的身影。




  我们何尝不是吴邪?




  我们都是吴邪。




  这世间千千万万个爱张起灵爱的痴狂的人,都是一个幸运到了极点却也有点可怜的吴邪。




  




  笑一句,得之我幸。




  叹一句,失之我命。




  




  曾经想过,写出这样一个人的三叔是幸运的,能够看到这样一个人的我们也是幸运的。毕竟在这复杂的时间,在这茫茫岁月长河中,在这莽莽尘世间,能遇见这么一个纯粹的人,不得不说,是大幸。




  




  但就像梁湾说的一样,有些人,不能见,见一次,负一生。




  见了,就痴了。




  可是再如痴如狂,我们始终与他隔了一个世界,就像在破庙里偶遇一幅画,画上有他,画外有我,即使距离不足一寸,却始终连他的指尖都触碰不到。我们似乎可以看到他蓝色的连帽衫,他背上修长的黑金古刀,他淡定的眼神,只是真的看到了吗?




  咫尺天涯。




  一生天涯。




  




  求不得之苦,却含笑而饮。




  




  有些人,是一定要见的。




  即使一见即负一生,可若不见,即费一生。




  




  小哥对于我来说,其实是一个很不同的存在。




  看小说看得多了,眼里心里也过了许许多多的人,可是找不到一个比他更淡然更特别的人。




  




  在写同人文的时候,旁人我尚可以略肆意些,只是到了他这里,却总是要反复斟酌许久,才敢谨慎落笔,而且每每删减许多,不敢多着墨色,像只小心翼翼的猫儿,生怕写错了,污了他。




  




  有一次写同人的时候,需要一段他的外貌描写,却顿了许久都没能写出来,好半晌,简简单单落下二字:俊秀。回头复来看的时候,却惊觉违和感之重,便又删了这两字,琢磨好半晌,才落下“好看”两个字来,再看,仍觉违和,于是又删,却不知该如何描述,无奈,只得将这一整段全部移除。




  




  后来翻原著的时候,看到三叔对于小哥的外貌,也是两个简单的字:“特别”,没什么花哨的词,更没有什么庸俗的“俊秀”,“英俊”等。只是简简单单的两个字“特别”,抑或“有特色”,便涵括了他整个人。




  




  特别,真的是特别的,不论是他的性格,还是身份,抑或那双淡然的眼瞳,都是特别的,特别到成了一种特别的甘美毒药,让我含笑而饮,冷彻骨髓时亦能觉出无悔之意。




  




  他是世间独一无二的张起灵。




  天下无双,真真正正的天下无双。




  




  也曾经有段时间放弃了盗笔,爱上别的小说,谁知半年后偶然翻开盗笔,几段关于他的话映入眼帘,心就又乱了,再度爱上他。




  




  在最疯狂的年岁,曾经偷偷给他写过情书,在晚自习的时候自己一个人脸红心跳地坐在座位上,身边的同学都在认真做着习题,我偷偷从抽屉洞里拿出特地买来的高档信纸,慢慢地写下一行字:小哥,可还安好?




  




  如今想来,那时的岁月竟是如此璀璨华美,他如此纯粹的一个人,终是让我在这浮躁的世间,沉淀出了一份毫无杂质的情。




  




  ……




  “那你会告诉他这一切吗?”




  “不会。”




  “那你会告诉他什么呢?”




  “我会告诉他,他只是一个病人,从现在开始,他可以休息了。”




  “他们不会让你说出这些话的。”




  “我不允许他们不让。”




  ……




  




  在沙海贰里看到这段话时,眼泪再也忍不住,流了满脸。




  




  他是被岁月丢弃的病人,莽浊红尘,人人各奔前程,独留他一人在原地踏步。




  岁月的风沙磨出了他愈发淡定的眼神,只是看破了生死,他始终没能洞悉自己。




  




  他是张家最后一个张起灵,他的职责就是无休止地守护青铜门,守护终极。




  以致于到了最后,连他自己都忘记了,他还是名为白玛的女人此生最爱的儿子,他还是个累极倦极的病人,他还想休息,他也想和别人并肩同行。




  




  可是他统统一并忘却了。




  连带着他的本名一起。




  




  人生在世,头上总有一个名字顶着,名字代表着身份,当他把他的名字忘了,把他那些身份忘了,把那些温暖的回忆统统忘了,就真的太像幻影了。




  




  他在生命的桥上无休止地走着,总有人走上桥来与他并肩而行,片刻后又下了桥,独留他一人茫茫然然,懂那些人是如何下桥的,懂那些下桥的方法,但是不懂,自己如何才能做出那个选择。




  




  他从来不自私。




  他太让人心疼了。




  即使我太弱小,没有心疼他的资格。




  可还是想说,他真的太让人心疼了。




  




  他走过一个又一个世纪,生命在他眼里犹如蜉蝣,各种情谊如同烟云转瞬便逝,独留空落遗憾,一个人再也不敢奢望哪怕只是陪伴,于是眼神就愈发淡了,于是那些倦意就愈发浓重了,只是藏在骨子里,有人瞧得见吗?




  




  在看三叔写的《三日寂静》的时候,眼泪难以遏制,那是一种难以言说的感觉,如果没有看过盗笔藏海花沙海,如果没有看他走过那么长那么久的路途,如果不能理解他淡然眼神的含义,也许不会感到悲伤,毕竟三叔的文字很克制,只是简单的叙述,没有主观的抒情。




  




  只是毕竟看完了盗笔藏海花沙海,看着他独自一人走过长路,理解了他淡然眼神所代表的一切,就难以冷静,眼泪不可克制。




  




  原来许久之前的他,心真的被人遮蔽了。




  原来许久之前的他,真的见到了他的妈妈。




  原来许久之前的他,真的真的,哭了。




  




  我看着他凿出哭泣的自己,看着他在大雪中蜷缩成一团,看着他痛苦难抑,于是也陪他哭了,肆无忌惮,却因牙齿咬着嘴唇,哭得悄无声息。




  




  小哥,小哥,别哭,我们都在这陪着你呢。




  我们都看着呢,我们都陪着呢,我们不走,我们不走。




  我们不走。




  




  沙海中在揭示小哥身世的时候,一瞬间愤怒的恨不得问候张家当时的那个族长八辈子祖宗,然后慢慢地觉出无奈和悲凉,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让灵魂沉浸在故事之内,而身在故事之外,咬牙切齿地诅咒:一个个都等着吧,只要老娘写盗笔同人文,每一个害小哥的都别想在我笔下有个好下场。




  




  只是诅咒又有什么用呢?




  他还是去了,成为所有人的牺牲品。




  




  小哥,小哥。




  你怎么那么傻?




  




  小哥,小哥。




  如果你的心没有被唤醒,是不是就不必这么苦?




  




  那一瞬间,我真的曾想过,如果小哥的心没有活过来就好了。如果没有活过来,他就不会因为许多人逝去而痛苦,他就不会因只有自己一个人踽踽独行而茫然。




  




  因为在没有能力给他幸福的时候,贸然唤醒他的心,能给他带来的,只有无穷无尽的痛苦和伤害。




  




  如今怎样了呢?




  




  无邪的天真成了阴郁神经质的邪帝,设了一场极大的迷局。而他安然沉睡在青铜门内,拥抱着一场虚幻如镜花水月的岁月静好。




  




  小哥,快2015了,你也快要醒了。




  小哥,这一切都恍如一梦呢,不知不觉间,就快要到约定的时刻了。




  




  我们看不到你那里的风雪长白,只能在这里希冀你的安好归来。




  愿归时,迷局已破,命运已解。




  




  得之我幸,失之我命的小哥啊,整个世界都欠你的,我们便在彼岸祈求他还你一世岁月静好,可好?




  




  静候灵归。




  小哥,早点回家。




  




  我们在彼岸等你。




  即使你始终不知。




  




  我于你,不过一场空月。




  你于我,却是一场风月。




  




  




  




  2014年5月30日,于山东淄博




  岁末凝霜


觉得好美的说,就截图了,,,,,不过我有深水恐惧症,这样的事,就只能看看了呢。(>_<)